回到摄影,田野式的,空间上:介入一个建筑/街道/城市…去拍摄组照,像建立一个图片档案。重要的是揭示什么,不是新闻式的,贫富差距和城市污染,毕竟在大众媒体的作用下,吸毒乱伦吃屎喝尿这些都变得稀松平常了。这个时候怎么让更隐蔽的东西可见?

当空间和时间没有限制,随时随地的拍摄,或者是快照美学。由于预设对象的消失,更多的是揭示一种个人情绪。但是这种个人怎么引起共鸣,或者是移情(transference)。要警惕用照片去怀旧和煽情,还有就是警惕廉价的超现实。

tangchaoops:

如果不去理解戈达尔的立场和语境,那种影像的破坏力只能停留在美学的层面。只说影像诗学是很容易消费的,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文艺青年同样热爱戈达尔的原因。

比方说,这段话提到的“文艺青年”、“消费”都是贬义的。如果表达不是建立在一些共识上,就会产生歧义,无法构成交流。换言之,当你的表达建立在很多的概念和共识之上,推进也许会更快,但是你的观众毫无疑问更少了。 最后变成文化结构上金字塔的顶端,哲学。那么不谈文字写作,视觉语言是这样吗?

(Reblogged from tangchaoops)

修辞不是问题,修辞影响到沟通才是问题。

我们不应该谈作品真和假的问题,而是谈作品展示后的建设性问题。需要的是公共经验而不是诚实,谈诚实的艺术家就像那些信佛的中产阶级一样恶心,自以为是一种信仰,其实只是躲在佛教里保护自己吃饱喝足后那颗脆弱的小心灵。

以前发微博、转发,都是在建立一种自己的趣味倾向,想让别人了解你这种趣味,或者想跟某类趣味区分开。像是出版一个自己的杂志。但是当它变成一种表达,就要变成把自己扔在广场,暴露自己。迎接攻击和赞美。

还有一种是作品的简单粗暴,但是其背后的语境和思考一定是复杂的。台前台后都简单,那是傻逼